推荐课程: 专家介绍课程简介课程价值谈判知识谈判策略谈判案例谈判心理学谈判图书图书下载 更多

图书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思维课程 > 创新思维课程 > 图书介绍 >

天才的策略-里奥纳多.达芬奇

作者: admin 时间:2017-12-21 来源:未知
摘要:对欧洲文艺复兴来说,没有人在精神和成就上的表现超越里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

    里奥纳多.达芬奇:绘制微观世界

    对欧洲文艺复兴来说,没有人在精神和成就上的表现超越里奥纳多.达芬奇(1452-1519)。一位画家,雕刻家,绘图家,科学家,发明家,工程师,建筑师和音乐家。达芬奇海量的笔记本内涵盖的主题包括天文学,解剖学,光学,绘画技巧,数学甚至人控飞行。他对人体,自然法则,生理机能的理解超越那个时代好几个世纪。他的画作,例如《最后的晚餐》,《蒙娜丽莎》,被视为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的典范,并且在今天依然是西方艺术中的最杰出作品。

    在前面的章节中,我们研究了弗洛依德对达芬奇的分析,他认为达芬奇超人的能力源自他性冲动的升华。弗洛依德将达芬奇对科学和艺术孜孜不倦追求的动力归结于对性欲的转化(用于对智力和艺术的追求而非浪漫活动)。弗洛依德声称这种行为模式源自达芬奇孩童时期的经历,包括他是私生子,早年就与生母分开,与父亲疏离这些事件的影响。并且弗洛依德推断达芬奇发展成为同性恋的原因是其早年“性的研究”的中断。

    尽管弗洛依德的分析很刺激,它对揭露达芬奇的创造过程和科学能力的形成几乎没有帮助。弗洛依德自己也承认,他没有能力阐明达芬奇“艺术般的天才和能力”背后的关键机制。他所提供的只是达芬奇“为什么”发展出这种能力的独特迷人解释。

    与弗洛依德的分析不同,运用NLP对达芬奇的分析并不止于令人感到刺激而已--我们需要可操作性。我们的研究成果必须可用于有效地达成某种目标。如果只是将达芬奇的天才归结于其童年时期的偶然经历,那我们是不会开心的。我们必须针对其能力创造一个头脑运作的模型,让它可以被其他人复制和运用,而不只是达芬奇本人而已。

    从NLP的角度来说,达芬奇无可比拟的创造力和生产力正是来自他头脑运作的程式和对外在世界的感知策略。NLP研究富有创造力和成功的人士如何运用他们的神经系统,例如思考时动用的视觉,听觉,感觉,嗅觉,味觉和语言。透过NLP的方法和过滤,我们可以完成不少弗洛依德分析中缺失的环节,以解释达芬奇出神入化的“天生的艺术才能”和“艺术技巧”。通过分辨达芬奇在科学和艺术上取得成就的潜在认知架构,其天才般的创造过程和创造成就便可以为我们和他人所用。

 

    第一部分:知道如何看

    通过使用NLP的感知过滤来看待达芬奇的笔记,对其思维过程,我们可以获得一些富于价值的洞察力。举个例子,一旦给出达芬奇的艺术和观察技能,我们不难发现达芬奇基本上是一位视觉型思考者。他写道:

    “眼睛,被称作心灵的窗户,它让我们对无限的自然有完整和丰富欣赏力,它是最优途径;耳朵是第二位,它的重要是因为它听见眼睛已经看到的东西。如果历史学家,诗人,数学家如果从来没有见过某物,那么想要下笔描述它会变得很难。而如果曾经见过,那么诗人和画家笔下的故事将会变得赏心悦目而不单调乏味...在任何地点记下上帝的名字和他安排的相应图像,你将会看到伟大的庄严!绘画信奉的是一切自然形式的内在本身,我们留下一切,但我们不在乎语言文字上的名相--它们不像形式般恒远。如果一般人在乎的是过程的最终结果,那么我们画家在乎的是造就结果的过程。”(MS.2038 Bib.Nat. 19 r and v)

    达芬奇的陈述清晰地表明他对视觉表像系统的偏爱,而完全省略了感觉,味觉和嗅觉。达芬奇相信眼睛在所有感官中最为尊贵,单靠眼睛就可以即刻地传达经验,并且最为可靠。

    像其他的一些创造力很强的天才一样(例如爱因斯坦),语言对达芬奇来说是第二位的。语言的功用对他来说只在于命名发现,而不造就发现。在达芬奇的笔记中,很明显的,图画是中心,语言不是。这就是说,图片对他来说不是为了阐明他的笔记;相反地,笔记是图片的注释。

    从另一个角度说,达芬奇对视觉的重视与弗洛依德对语言的偏好使用形成显着反差。正因如此,弗洛依德的许多思考方式与达芬奇明显不同。例如,达芬奇认为视觉“让我们对无限的自然有完整和丰富欣赏力,它是最优途径”而弗洛依德主张“正是靠着词语,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可以给另一个人带来最大的快乐,或是绝望;靠着词语,老师把知识传授给学生;靠着词语,演说家让听众沉醉其中,共同做判断和决定。”

    达芬奇认为绘画是艺术的最高形式,认为它“会变得赏心悦目而不单调乏味”并断言“绘画信奉的是一切自然形式的内在本身,我们留下一切,但我们不在乎语言文字上的名相--它们不像形式般恒远。”而弗洛依德,相反地,说自己最受“文学作品”(正是听觉)的影响,还受一点雕塑的影响,而只有“很小程度上受到画作的影响,”。主张“词语可以创造情绪,是我们影响同类最普遍的方式。”

    从NLP的角度看,弗洛依德和达芬奇正是两种不同“主要表象系统”最杰出的代表--弗洛依德的主要表现系统是“听觉”而达芬奇是“视觉”。他们关于人们怎样理解世界和被世界影响的不同看法,主要基于自己的感官策略,而不是对真实的陈述。事实上,从这点看,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弗洛依德发现达芬奇光芒万仗却让人难以理解。弗洛依德不容易进入达芬奇的经验世界。弗洛依德偏好理论,解释“为什么”一件事会发生,达芬奇观察并绘制一件事“如何”发生。

    因此,达芬奇的双眼是他理解和影响世界的主要通道。Saper Vedere("知道如何看")正是达芬奇揭露大自然创造“成果”背后“普遍形式”和“过程”的工具。对他来说,发现和洞见的窍门是直接观察和体验。

    达芬奇曾说:“科学来自于经验而非权威,”并且常称自己为“经验的信徒”,如他所说:

    “对我来说,一门科学若非产生于经验,那便是徒然和充满谬误的...真正的科学是透过我们的感官体验建立起来的。”

    达芬奇断言科学必须“产生于经验”并且“中止于”经验。还说“感官是灵魂的大臣,”他主张,对一项过程的研究,“开头”、“中间”或“结尾”中至少有一项必须透过观察“输入五个感官中的一个”。

    毋庸置疑,达芬奇自己的观察力必定是非凡的。他鸟类飞行手稿中图案显示的细节,在高速照相技术发明之前无人有能力洞悉。

    正如Jacob Bronoski指出的:

    “[针对达芬奇]自然将自己展现在细节中...他将艺术家的眼光带进科学。他明白科学和艺术一样,要在细节中发现自然的巧工...他给了科学最必要的东西,在艺术家的感官中,自然的细节意义非凡。正是当科学有了这种敏感,这些事情才变得需要考虑--两个质量不等的物体如何下落,行星运作的轨道是正圆还是椭圆。”

    当然,达芬奇在科学和艺术上的杰出和高产出的能力,还出于其他运作,并非简单地归结于优质的视觉观察。对达芬奇来说,“知道如何看”包括将视觉观察和认识、行为过程相联系的能力。这就需要同时于内在和外在显现一个人所感知的能力。他在关于绘画的论文中这样说到:

    “绘画真正的也是科学的第一法则,就是确立什么是不透明人体,什么是原影和派生影,什么是照明--明暗,光亮,色彩,体积,轮廓的位置,距离远近,运动或静息。这些一经观察便都存于脑中,不用去摆弄物体。这组成了绘画的科学,它们印刻于理论家(拥有这些概念的人)的头脑中。有这样的概念在头脑里,就能完成比理论还更高贵的作品。”(CU 19r-v)

    以上,达芬奇谈论了“绘画的科学,”其中涉及到的,在NLP中我们叫“次感元”(明暗,色彩,运动等)。达芬奇认为,对这些特质间相互关系的理解与洞察产生于“理论家的头脑中”,形成了绘画的基础。达芬奇说“就能完成比理论还更高贵的作品”表明他对理论实际应用的重视高于理论本身。

    论述中,达芬奇下了论断,只有当一个人同时拥有精细的感知力,和将所知以图表示的能力时,才能说真正把握了知识。他认识到绘画是一种手段,能用于表述和传递人类所有领域的知识。对达芬奇来说,知识的获得,先是需要观察现象,再以图像的方式清晰、完整地表现出来。达芬奇通过自己对外在世界的模拟和交互取得某方面知识。如此一来,他发展出一种图解的方法,他称为"dimontrazione"(示范),这也确立了现代科学图解的基本法则。

    于是,达芬奇以“知道如何看”的策略获得知识,这一策略包括了三种基本元素的交互:

    1、感官经验

    2、内在感知绘制

    3、外在视觉绘制

    外在绘制正是感官经验内化后的一个“示范”。

 

 

    论述中,达芬奇甚至还描述了个人发展这种策略的一些非常具体的方法。

 

    用心将东西学好的方法

    “当你想要将所学的一切用心吸收时,请遵照这样的方法:绘制同一样东西足够多次,直到它印在你心里。接着试着不参照原物画一次,在你的画作上放一块薄而光滑的玻璃,在玻璃上放原物的摹图。注意观察摹图和自己画作不吻合的地方,将犯错的地方牢记在心里,争取不再弄错。如果有必要,就参照原物,将弄错很多次的地方拷贝下来,铭刻在脑海中。”

    在陈述中,达芬奇描述的策略用于测试一个人内在感知绘制相对外在现象的精准性。“用心”学会某样东西意味着一个人扔有对该事物丰满的内在表象,而不再需要参照外在物体。在这里,达芬奇所描述的是一种明细的反馈循环,或者说是安置和检验内在感知表象的“程序”。其中步骤包括:

    1、参照一个物体的外在模型,绘制多次

    2、不参照外物地绘制

    3、将物体模型的摹图放在一块玻璃上

    4、将摹图置于你不参照外物绘制的图画上

    5、注意到你的画作与摹图的差异

    6、重复这个循环,把注意力集中在画作与摹图偏离的部分

    在NLP模型中,达芬奇定义的这种模型我们叫做T.O.T.E.,它代表测试(Test)--修正(Operate)--测试(Test)--完成(Exit)。第一个Test(测试),用于评估一个人追踪目标的过程。如果测试不令人满意,便开始修正一个人的行动,指导他更接近目标。另一个Test(测试)用于判定目标是否已达成,如果没有,那么又一个自我修正的过程开始,过程再度重复。当目标已然达成,那么循环便被完成。在达芬奇的描述中,Test(测试)便是将不参照外物的画作与置于玻璃上的摹图作比较。Operate(修正)就是多画几张,把注意力接连着放在细微的差异部分上。

 

    一定要知道,这个策略不仅仅是简单地教你精确地做绘图。能够精确地绘图是达成目标的一个依据,这个目标就是在你观察某物后,拥有一个丰富的内在感官表象。达芬奇的策略包括一个根据外在形式做连续逼近的过程。当你仅凭借神经系统制造出某物的样例(不凭借外在模型完成的画作),能与根据外在现象实际记录下的感官经验(置于玻璃上的摹图)相符时,这说明你对它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你已经同时于外于内“知道如何看它”。这一外在现象已经合并于你的神经系统中。

    当然,达芬奇作为艺术家与发明家的天赋和才能,绝不止是将观察之物忠实地以图片记录。用他自己的话说,达芬奇追寻“大自然最终结果的过程”而非“大自然过程的最终结果”。换句话说,他试图理解和表现它的“内在结构”,而不是简单地记录它的'表面结构'。在许多方面,达芬奇对一个特定现象的绘制比相片来得真实、有灵性得多。这些画作抓住了个人或现象的神韵。达芬奇作品放出最耀眼的光芒,就是他对所要表现东西的内化与理解深度。他在“示范(demonstrating)”已被他吸收的东西,而不是简单地记录外在之物。

    达芬奇引用了亚里士多德“共通感(Common sense)”的概念,来描述组成这种内在感知绘制的机制。

    “共通感(Common sense)指的是用不同的感官判定事物。这些感官被事物所触动,事物将自己的完形送入五个感官,组成感知的元件。由此便形成了共通感(Common sense);从此他们被输进了记忆,在其中根据它们的强度,形成明晰亦或模糊的图像。(C.A. 90 r.b)”

    一旦某种现象的实例被足够地“用心学会”,像达芬奇之前描述的,被感知内化,它们便会开始累积,形成“临界聚集(critical mass)”,这时候这一现象的深度结构便完整而有机地印刻在一个人的神经系统当中了(形成共通感)。这时我们便可以开始对它进行实验,预测不同的行为会产生怎样的结果,发明新的表达方式,表现出在这一现象上的探索得到的结果。且不需要外在模型的参照。

    对达芬奇来说,将某物的“内在结构”收入到自己的共通感(Common Sense)的过程包括想像,观察和记忆。例如,我们可以参考下面这个练习:

    初醒之时和夜晚入睡之前的学习:

    “我自己的情形已经证明,夜里躺在床上,在想象中,将之前所学事物的概要,或值得注意的独创想法,翻来覆去玩味,会有很大受益。这种演习和训练很值得推崇,它可以有效地将事物固定在记忆中。(MS. 2038 Bib.Nat.26 r.)”

    有趣的是达芬奇对这种形式的“学习”选择的时间,那是一种介于睡眠和清醒意识的状态。根据NLP和许多其他心理学的研究,当一个人处于这种状态时,所做所为会对他的感知过程产生重大影响。像这种睡眠与清醒之间的过渡状态,给了我们一种自然而独特的进入潜意识的机会。达芬奇没有做过像冥想或自我催眠的训练,他自发地发现了这种简单,自然并且有效的方法,打开并利用自己的潜意识。达芬奇意识到,他的生理状态和潜意识,对理解和内化某物“内在结构”的助益。

 

    第二部分:达芬奇的身体之宇宙

    达芬奇对他“共通感(Common sense)”和“知道如何看”策略的使用,最明显地用于人体解剖,他认为人体是一个“小宇宙”(cosmography of the microcosm)的工作

    人类的在远古时视自己为小宇宙,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人体就是由地,水,风,火组成,正如地球的主要部分一样。人体的骨头支撑肌肉,形成骨架,而地球的岩石支撑土地;人体中大量的血液环流,肺部在此基础上一呼一吸,持续不断,而地球的身体满布大海,以6小时的周期潮起潮落。人体的血管带动血液,在身体中形成分支,而同样地,地球上的海洋岔开了无数分流。

    在这段论述中,达芬奇展示了他精彩策略中的另一关键元素-在两种不同系统的内在架构间做类比(地球和人体)。达芬奇在渊博的知识海洋间游刃有余的一个原因,正是他拥有于各种自然系统的深在架构中识别出相似处的能力。通过类比,这些相似处让一个人可以将一个领域的知识迁移到另一完全不同的领域。

 

 

    在他触剖学论文的序论中,达芬奇总结了简单地观察与直正看透某物的差别,真正地看透指的是观察一个系统的“内在结构”.

    “你可能会说,看这篇论文中记录下的图解,不如去观看一个解剖学家实地工作。如果你有能力在一次触剖中观察到这些图解中的所有东西,那么你也许是对的。事实是,如果只是观察一次解剖,即使你用尽所有脑力,所能得到的也就是一点点关于血管的知识。要知道,为了获得真知灼见,我解剖了超过十具人体,为了观察血管,我挪开了所有其他部分,小心翼翼地将血管周围的每一细小肌肉组织移开,留下的只是有细微血流的毛细血管。要知道,一具人体无法持续太久,于是必须用多具人体继续下去,直至我获得完整的知识。我重复这句话两次:学习细微的差异。”

    达芬奇的目的,就是将解剖台上的多样的单独经验,整合成一个个“个体元素图解”。他的目标,是将大量解剖后得到的“共通感(Common sense)和内化感知表达出来”。他很明确地说明,他的图解阐释的是人体的“内在结构”,不仅仅是“表面结构”。换句话说,他想要"展示"(demonstrate)他在一堆经验中学到的东西,而不是简单地将眼睛在某一时刻所见抄写下来。

联系我们
Contact
联系我们
我们很想听到您的声音

联系电话:020-34868179

手机号码:18365625588

客服QQ:85359966

Email:ceo8844@126.com

地址: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路122号 电话:020-34868179

[向上]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18620405588
二维码

官方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