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课程: 专家介绍课程简介课程价值谈判知识谈判策略谈判案例谈判心理学谈判图书图书下载 更多

管理心理学

当前位置:首页 > 七个习惯课程 > 七个习惯课程 > 管理心理学 >

人类的行为受宇宙环境的影响吗?

作者: admin 时间:2017-12-12 来源:未知
摘要:此后多年,奇热夫斯基失去了科学界的信任,尽管他得到诺贝尔奖得主、作家马克西姆·高尔基的支持...

【正文】1922年,年轻的白俄罗斯科学家亚历山大·奇热夫斯基提出了一个古怪的学说:社会动荡、战争或革命等人类历史的大变动,全是由太阳活动引起的。这个非凡的主张写入了他的第一本书《历史进程的自然因素》,全世界马上一片哗然。这位时年25岁的宫廷男高音的后代、世袭的勋爵,就此玷污了他的贵族血统,沦为布尔什维克党的笑柄,他们贬抑地称他为“拜日者”。奇热夫斯基以这个被视为荒谬的想法为基础,提出将俄罗斯从腐败的沙皇统治中解放出来的革命,与该国无产阶级的思想或动机关系较小,其主要是由太阳黑子的活动引起的。

 

 

人类的战乱与太阳黑子有关

此后多年,奇热夫斯基失去了科学界的信任,尽管他得到诺贝尔奖得主、作家马克西姆·高尔基的支持。奇热夫斯基就像科学界的达.芬奇,仍倔强地继续他的研究,试图找出生物学、物理学、地质学和太空天气(译者注:太阳喷射出的数亿吨电浆,在太阳系中形成带有磁电的太阳风暴,这些现象所造成的影响,就是所谓的太空天气)之间的关联,当时他的同侪还看不出其间有任何关系。他煞费苦心地研究包括他祖国在内的71个国家近2000年来的历史,将所有大小战役、动乱、暴动、革命和战争的记录与太阳黑子的活动逐一比对。

 

他的说法获得验证:人类的骚乱事件有四分之三以上都发生在太阳最活跃的时候(太阳周期中太阳黑子数量最多的时期,称为太阳极大期),包括1917年的俄国大革命。但是,这种宇宙联系的机制还有待释疑,对此,奇热夫斯基也有个理论:我们和太阳的宇宙脉动之间的关系,可能是由空气中的离子(或称为过量电荷)居间调解。

 

奇热夫斯基受到法国物理学家让-雅克·德·奥尔图斯·德梅朗的影响。德梅朗发现他有株植物每晚会在同一时间收拢叶子“睡觉”,就算是放置在漆黑处也一样。这个奇特活动的机制就摆在德梅朗的面前,但当时他没能找出原因。尽管他写了一本探讨北极光的书,却没想到太阳活动和磁力可能是他那株植物照章行事的原因。200年后,奇热夫斯基很快就了解了其中的关联。

 

因为奇热夫斯基对空气离子化的贡献,前苏联政府最后还是为他提供了一间实验室。斯大林对奇热夫斯基的理论一点都不感兴趣,1942年,斯大林要求这位科学家收回有关太阳影响人类的说法。任何证明革命是由其他事物造成,而非无产阶级斗争自然演进的证据,对苏共而言都会是场灾难。

 

奇热夫斯基拒绝了斯大林的要求,随后被遣送到乌拉尔山的古拉格(译者注:斯大林所建,关政治犯的前苏联劳改营)。他在劳改营待了8年,在哈萨克斯坦获释后,又过了8年才得到平反,此时的他身体衰弱,健康严重受损,剩下的日子只够重拾名声。20世纪60年代中叶,就在他过世一年之后,前苏联科学院打开了他的研究档案,奇热夫斯基研究工作的全面性及前瞻性终于重获重视。奇热夫斯基在死后成为英雄,一个科学中心以他的名字命名,在最显眼的地方装上奇热夫斯基“吊灯”,也就是早期的空气离子机。

 

然而,要彻底了解奇热夫斯基所做的工作,还需要世界各地许多科学家持续研究多年。美国经济学家爱德华·杜威是少数继承奇热夫斯基事业的人,但他主要将理论用于解释经济周期,帮胡佛总统免除了大萧条的罪责。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生物学家弗朗茨·哈尔伯格和其同事、比利时物理学家热尔梅娜·科内利森的研究,才终于让主流科学界开始了解人类对太阳变幻无常的活动依赖到什么程度。

  

控制人体自然作息的时间生物学

 

哈尔伯格和科内利森专注于研究生物周期,也就是生物学中的重复模式,他们是“时间架构”问题专家。哈尔伯格毕生致力于研究外在环境对生物的影响,1972年他指导年轻的科内利森攻读博士学位,后者的博士论文以时间分析为主题,旨在寻找事件在固定间隔中重复发生的模式。哈尔伯格发现,几乎每种生物过程似乎都在按照可预测的时间表运作。最初,哈尔伯格用自创的“昼夜节律”一词来表示每日的生物节律,如人类“睡眠-清醒”的周期,最后,他总结出“时间生物学”一词来表示生物功能的循环周期。他创建的明尼苏达大学“时间生物学实验室”,是世界一流的研究此现象的机构。

 

哈尔伯格和科内利森发觉他们举目所见,到处都有新的循环和周期。经多年仔细研究,两位专家发现每个生物的生物过程不仅包括每日节律,还有每周、两周,甚至每年的固定周期:人类的脉搏、血压、体温和血液凝结、淋巴循环和激素循环、心跳变化及其他人体的大多数功能,全都按照相对可预测的时间表起落和流动。此外,哈尔伯格证明,大多数人的血压似乎会在正午和下午4点之间达到最高峰。即使是化学疗法等药物治疗的效果,也会随着时间的不同而出现变化。

 

生物体内的机制,以及是否有所谓的“时间基因”的存在,已经困惑了科学家很多年,哈尔伯格最后同意奇热夫斯基的结论:许多生物过程的同步器并非建在生物内部,而是一种“环境时钟”,由某些外部环境信号启动、调节或同步化所有生命系统的生物节律。哈尔伯格认为这个名词还不够精确——许多节律似乎不太规则,直到80多岁时他才找到环境时钟存在于外层空间的证据,而且主开关并不是光,而是如奇热夫斯基所预测的,是太阳磁场。

 

哈尔伯格认识到奇热夫斯基的发现已经超越了周期性和循环,因为他揭开了人类生存条件的惊人事实:我们并不是完全由个人的命运,尤其是生物命运所掌控。影响我们生理状况的因素,并不仅限于眼前的环境,也不只是地球本身,而是可以延伸到宇宙最远的角落。

 

现在全世界许多科学家也纷纷证明,每个生物用来设定基本调节系统及维持健康平衡状态的节拍器,就是太阳。宇宙的环境时钟如此强大,可能影响我们的身高、体重、寿命、精神状态、暴力倾向,甚至还可能包括被我们认为独一无二的个人动机。我们最终极的环境键结,形塑我们及我们的生活的,是1.5亿公里以外的那颗恒星。

 

电磁场对生物过程的影响

 

地球本质上是一块巨大的磁铁,北极和南极是磁铁的两极,周围是甜甜圈形状的磁场。这个环绕地球的磁场又称为磁层,受到天气、地球地质变化,甚至地球自转的影响,但是最特别的影响是太空天气的无常变化,而这大都是由太阳剧烈的活动所造成。

 

这颗恒星是地球所有生命的起源,它基本上是一团热到无法想象的氢和氦,体积约是地球的100万倍,交错着一层不稳定的磁场。可以预料,这个多变的组合引发周期性火山式喷发,将气体像高度集中的漩涡——太阳表面名为“太阳黑子”的黑斑——一样喷入太空,拉开并以新的排列方式重新连接。除了这个通常无规律可循的组合,其他的太阳活动还是按照可准确预测的时间表进行的,一个太阳周期约为11年,在此期间,太阳黑子增加、释放并开始减弱。

 

在增加阶段,由于太阳黑子的积累,太阳开始朝我们猛烈掷出爆炸的气体:太阳耀斑、带电如子弹一样的高能质子、太阳磁暴(日冕物质抛射)——10亿吨的气体及威力相当于数十亿颗原子弹的磁场,借由太阳风的带电气体升空朝向地球袭来,时速约800万公里。这个活动在太空中造成猛烈的地磁风暴,在太阳剧烈活动的时候,会对地球磁场产生强大的影响。在任意一个为期11年的太阳周期里,我们将遭遇持续两年的地磁风暴,猛烈程度足以扰乱地球的部分电力供应,干扰高科技通讯系统,并使宇宙飞船和卫星导航系统迷失方向。

 

直到最近,科学家还对地球微弱的磁场(不到U形磁铁的千分之一)对基本生物过程有所影响的说法存疑,尤其我们当今的生活高度依赖技术,如今地球上所有生物随时都会暴露在更强的电磁场中。但最新发现指出:生物体有一扇小窗口可让微弱的地磁和电磁场(如地球所产生的那些磁场,而不是科技产生的人为磁场)通过,并对生物体内所有细胞运作产生显著影响。这种微弱电荷的改变,特别是那些极低频(低于100赫兹)的电磁,明显影响了生物体内几乎所有的生物过程——特别是身体的两个主要发动机心脏和大脑。

 

科内利森不认为这值得惊讶。“我们知道地磁风暴何时到来——通过我们的电力网络。”她说,“电路会回应它,而心脏、大脑和神经系统亦然。事实上,心脏是身体最大的电力系统。”依她所见,人类就是另外一套卫星系统,更易受太空电子风暴的影响而变得不稳定,甚至被吹离航线。

 

磁场是由电子和带电原子(称为离子)的流动产生。当磁力改变方向(这在太阳表面经常发生),就会改变原子和粒子的流动方向。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都是由相同的基本物质构成,如奇热夫斯基凭直觉判断的那样,任何磁力的改变都将改变我们内在的原子及亚原子的流动。

 

地球的磁场活动对我们细胞膜和钙离子通道(钙离子对调节细胞内的酶系统不可或缺)的影响似乎最直接。特别的是,地磁磁场的目标似乎是交感神经(起于胸腔和腰部脊髓处),包括“战或逃”的反应。

在所有受影响的身体系统中,太阳活动及地磁条件的改变对于心脏活动干扰最为明显。敏感的人可能会因为地磁风暴而心脏病发作。健康心脏的心跳速率变化幅度很大,但是大量的地磁活动会抑制心跳速率的变化,因而增加冠心病和心力衰竭发作的风险。

 

在地磁活动增加时,血液会较为浓稠,有时候浓度加倍且血流减慢——这是心脏病发作的原因。心脏病发作的频率和心血管疾病死亡案例,随着太阳周期性磁活动的增加而提高,而在地磁风暴当天,心脏病发作猝死人数达到最高。哈尔伯格曾研究多年来明尼苏达州居民心脏病发作频率的数据,发现在太阳活动极大期间增加了5%。此外,太阳风的剧烈变化似乎也会影响人类的心跳速率,尤其当太阳以7天为周期改变速度时会放大此效应。

 

太阳活动对大脑与神经系统的影响

 

前苏联政府对奇热夫斯基的死深表痛惜,似乎是为了弥补对他的迫害,俄罗斯成了这项研究的尖兵。一开始,前苏联科学家想要了解的是太空天气对宇航员的影响,他们发现宇航员发生心跳停止的状况,通常是在磁暴期间。此外,他们还发现自愿受测者在地球上的最健康心跳速率(也就是变化幅度最大),发生在太阳活动最少的时候,而在磁暴期间,心跳速率变化减低。

除了对心脏的影响,太阳对身体其他电力中心(大脑和神经系统)也有显著的影响。前苏联科学家甚至在健康的被试者身上发现,大脑在磁暴期间的电活动性会变得高度不稳定。太阳活动也会造成神经系统内部信号传送的错误,有些部分会过度活跃而其他却无法发射。位于巴尔干半岛巴库市的阿塞拜疆国家科学院所属的科学家证明,地磁活动的大混乱似乎扰乱了大脑电通讯系统的平衡,某部分自律神经系统会过度兴奋而其他部分的活动则会减弱。

 

当太阳风暴发生时,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身体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形。太空中的地磁活动会扰乱我们的能量平衡,精神稳定性会受到严重影响。磁暴期间,精神会躁动不安,甚至更严重。地磁活动越强,精神疾病患者越多,因神经系统症状而住院的病人数量会越多,尝试自杀的人数也会增加。美国整形外科医师罗伯特.O.贝克尔进行过无数次电磁场对健康影响的实验,发现剧烈的太阳风暴和精神病院收容病患人数之间有所关联。

 

数年前,哈尔伯格、科内利森与许多神经科学家携手合作,一起研究自闭症是否受到地磁因素的影响。当时并未观察到自闭症有季节性变化,比如说冬天出现的自闭症儿童个案并不比春天多。不过,当哈尔伯格和其同事将自闭症的发生率和太阳活动进行比对时,却发现1.9年的地磁周期,明显会影响孩子与母亲之间的键结和亲密度。行星威力如此强大,甚至影响了母爱。

以加拿大劳伦特大学的研究为代表的实验则证明,地磁扰动会引起癫痫发作或加剧症状。因癫痫或婴儿猝死症所造成的突然死亡,也与地磁活动高峰有关联。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在癫痫病患发病的日子,受地磁活动影响的地球磁场明显增强。

 

科内利森的个人专长是“看不见的周期”,即太阳风或太阳位置随季节而发生的变化。以二分点为例,太阳似乎与地球赤道在同一平面上,昼夜长度几乎相等。科内利森在精神疾病及癫痫病例中,发现了许多与太阳周期相关的标志:癫痫在春分点较明显,而自杀和抑郁症则依循1.3年的周期,这些都呼应了太阳风和行星际磁场的正常周期。甚至连交通事故的发生频率,也按照太阳季节的变化而起落。

 

科内利森的研究还有其他证据支持。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的一项自杀研究,比较了澳洲1968年至2002年间的自杀数据与每日的地磁活动指标。他们发现数据中的性别差异值得关注:男性在自杀时间上出现了显著的季节性变动,这呼应了太阳活动;而女性似乎更易受星系的影响。在强烈的太阳耀斑(每5个月发生一次)或太阳风期间,男女都更有可能自杀。

 

哈尔伯格相信甚至连出生的统计资料——出生体重、高度、头胸腹周长——都与黑尔太阳周期(太阳完整的22年周期)的起落和变动有关:出生时太阳活动越活跃,新生儿的体型就越大。

 

哈尔伯格身为医生,对时间生物学的主要兴趣在医学方面。他个人认为,我们面对外在的环境时钟貌似无能为力,但这其实是值得欣慰的事,如果类似的模式可以预测,就能通过代偿性行为来亡羊补牢。例如,心脏病发作之后的心脏感染,在已知地磁干扰会提高感染风险的前提下,危险的病人可以先补充抗生素,占领先机。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哈尔伯格、科内利森及明尼苏达研究中心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多中心计划BIOCOS(生物圈及宇宙计划),通过持续监测容易受太阳或其他行星影响的生理变量,建立早期预警系统。例如,明尼苏达州双子城附近的凤凰移动式血压监控计划,为志愿者提供移动式血压计,让高血压患者可以监测太阳活动高峰对脉搏的影响。此计划的主要目标是降低心跳速率变化和昼夜血压高振幅波动,或避免血压在一天中的某个时刻急剧变化。在地磁活动高峰期间,可以预先警告心脏病患不要突然用力。BIOCOS还计划开发一些技术,作为抵御地磁干扰的屏障。

 

尽管计划进展顺利,哈尔伯格却担心要花更多时间才能让现代医学界接受“太空天气对我们的生理状况有强大影响”这样的观念,也担心自己耗尽余生却一无所得。

 

俄罗斯是唯一在这种预防医学上认真尝试的国家。在佐治亚理工大学的一间房间里,三组亥姆霍兹线圈制造了一个强大的磁场。尤里.古芬克尔和其同事希望这个装置可供心血管病患使用,特别是那些住在加护病房的重症患者。在此,线圈被用做预防医学的一种强力形式,提供屏障来对抗那些比饮食、生活方式甚至基因更强大的杀手。通过建立这些早期预警系统及地磁屏障,科学家已公开承认我们的健康(甚至是体型大小)完全视太阳的“兴致”而定。然而,这也表明我们的行为是多么依赖于我们与太阳的键结。

 

太阳活动与人类的行为

 

晚年时,哈尔伯格转而专注于为奇热夫斯基的假说“太阳影响人类心脏的变化”寻找证据。哈尔伯格和科内利森意外取得了“耶和华见证人”活动前后约50年的全球数据,其中记录了103个地区的每个成员为教会征集新成员所花费的时间。因为每位耶和华见证人都想帮教会吸收新成员,他们的活动记录为哈尔伯格和科内利森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机会——研究这些教徒的卖力行为是否与太阳活动相关。

 

两位科学家将资料绘制成图,发现征集成员的成果以21年为周期形成了巨大的高峰和低谷,直接对应到太阳21年黑尔活动周期的高峰与低谷。他们更仔细地检视资料,比较不同地区的教堂会众与对应纬度的太阳活动。这些资料再次完美地与地磁活动的起落重叠。这是令人信服的证据,地磁活动可能影响与动机相关的大脑区域,正如它影响身体功能、身体尺寸及发育一样。

 

哈尔伯格的例子,启发了其他研究人员重新研究花钱或存钱的倾向是否也受太阳活动的影响,经济学家杜威在大萧条时期就曾有过这样的主张。早期的研究证明,地磁风暴对人类情绪有明显影响,而这与对投资风险的判断和决策有关。理所当然,对银行短期利益来说,最重要的是太阳活动对股票市场的潜在影响,如果贷款机构能够预测出基本上是投机的赌博行为,就可等着通杀。为了进一步检验,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与波士顿学院一起携手,研究人们在地磁活动周期内的买卖习性。他们发现,在地磁风暴期间,人们会倾向于卖出股票。他们往往将自己身体对太阳活动的不良反应,误解成经济情势不佳的外在证据。结果,无风险的资产需求大量增加,导致风险较高的企业股价暴跌或上涨趋势较慢。

 

认识到市场的季节性循环和其他各类环境与行为因素也会影响市场之后,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研究小组推断:地磁风暴对下一周全美股市指数的股票收益有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在太阳活动的平静期,证据则显示会有较高的收益。

 

旧金山的证券分析师协会需要进一步确认的是:太阳活动是否也支配了金融繁荣与萧条,特别是人们是否会被所谓的集体情绪所控制而疯狂买股或看坏行情。分析师发现,金融危机以56年为一个循环周期,而此循环则是跟随着月球和太阳的可预测周期,即当太阳和月球之间的角度(0度至180度)重复在一个角度以内。

 

在美国9·11事件之后,哈尔伯格、美国和俄罗斯的跨国BIOCOS团队转而关注恐怖主义事件,他们将过去40年(1968年至2008年)国际恐怖主义的活动时间与太阳活动进行比对,发现恐怖主义的活动高峰,精确地符合太阳风和地磁指数(译者注:描述每一段时间内地磁扰动强度的一种分级指标)的循环周期。

在奇热夫斯基因其疯狂理论而被送进古拉格的90年后,哈尔伯格与俄罗斯人一起证明了他的理论可能不无道理。哈尔伯格和美俄国际团队现在终于意识到,生物学和行为不是完全孤立的,所有生物都以各种方式与宇宙产生共鸣。

 

连环凶手“山姆之子”与月亮盈亏

 

1976年7月29日凌晨,一名18岁男孩从他的黄色福特轿车里冲出来,从纸袋中拿出0.44口径的左轮手枪,蹲下并向唐娜及茱蒂两名少女开枪。她们刚在迪斯科舞厅玩了一夜,正坐在停靠于佩勒姆湾的茱蒂的车上。茱蒂受伤,唐娜当场死亡。

 

纽约警局第八分局获报赶往处理时,以为是求爱被拒或受到暴徒攻击。接着10月、11月及翌年1月皇后区又接连发生枪击事件,弹头比对后发现有相同的特殊标记,警察知道他们要找的是一名连环杀手。

 

在凶手主动投书提供线索,媒体为之取名为“山姆之子”后,纽约警方和媒体详细列出了六个连环攻击事件相似的作案手法。其中一封给警察的信留在了犯罪现场,另一封则邮寄给《纽约每日新闻》的专栏作家吉米·布雷斯林。“山姆之子”专挑车上的年轻情侣下手,只在周末凌晨出击,狩猎地点是布朗克斯区和皇后区的情人巷。“山姆之子”似乎偏爱深色长发的年轻女性,人心惶惶之下,有人剪短头发,有人干脆戴起金色假发,直到罪犯第一次犯案一周年的两天后,又有一名金发女孩丧命。这时,被害人选似乎是随机的。8月1日,《纽约邮报》头条新闻说“因山姆之子而人人自危”。

 

“山姆之子”的作案手法还有个独特的模式没被注意到:八次攻击中有五次是在满月或新月期间发生。

 

凶手戴维·伯科威茨落网后,总共被判六个终身监禁,有些警察及作家(如《最后的邪恶》作者莫里·特里),仍然深信伯科威茨与邪教有关联,故意选择特定时间作为撒旦仪式的一部分。

伯科威茨是单独作案,多数警察对于他选在月亮周期的特殊日子作案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在街上巡逻的警察,一向认为满月和新月会引出人们邪恶的一面。因此在这些日子,警察都会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更高的犯罪率及更多的报案电话。不仅如此,在这些特殊日子,精神病院有更多的收容率,医院有更高的急诊人数,而老师有应付不完的捣蛋分子。

 

都是月球症候群惹的祸?

 

月亮似乎会让人情绪不稳定,这已经是个普遍的认知,一般认为在月亮周期的特定日子,谋杀、交通事故、意外中毒、自杀,都比寻常日子多。迈阿密的心理学家阿诺德·利伯比对了戴德郡15年内的谋杀案发生时间及月亮的活动,发现该郡的凶案数据在满月或新月时会显著提高,而在上弦和下弦月前后则明显降低。根据英国1997年至1999年某城市急诊室的资料,动物咬伤人的事件也在满月时更常发生。

 

对精神疾病的影响被认为是依循相反的起落规律——在新月时最高,而在满月时最低。在一项针对近19000名精神病患长达11年的研究中,病患发病几率在新月期间到达高峰,在满月期间最低。自杀也依循着这套模式:连续追踪两年自杀预防中心的紧急电话后发现,最高的来电数字都在新月而非满月的日子。甚至还有人认为,所谓的“月球症候群”会影响出勤率。研究也显示,满月期间去医院看病的人会比平常日子多。

但是,并非所有研究都能找到如此简洁的关联,而且取得的数据也可能有问题,例如,研究人员只寻找一种简单的关系(如只有满月的影响),而真相可能复杂得多。

 

目前普遍接受的观点是:月球的影响力源自于太阳和月球之间的引力效应,就像潮汐一样,也就是说,因为我们体内高达75%的成分是水,因此月球对我们的影响就像它对海洋一样。然而,潮汐是可预测的,每12个小时就会发生一次,但月球效应则每个月仅发生一次或两次。

 

 

备注:

本文节选自《念力的秘密II:发挥念力的蝴蝶效应》一书的第3章

作者:(美)麦克塔格特

本文编辑:张理军博士)

联系我们
Contact
联系我们
我们很想听到您的声音

联系电话:020-34868179

手机号码:18365625588

客服QQ:85359966

Email:ceo8844@126.com

地址: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路122号 电话:020-34868179

[向上]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18620405588
二维码

官方微信扫一扫